糖仁熙瓜

我要你们甜(•ૢ⚈͒⌄⚈͒•ૢ)(下)(特别短)

       晚上,空荡荡的客厅里,男子端坐在地板上,一手执笔,在宣纸上写下墨迹,力透纸背,矫若惊龙。只见纸上清晰地渲染出三个字——金光瑶。

       咚咚咚……

       房门被轻叩,蓝涣赶紧收拾了纸笔,站起身来,缓步走到门前打开门,便对上一双深邃且带笑的眼瞳。

       “二哥就不怕开门后看见的是坏人吗?”

       “不会,我知道是你。”

       “可是~我也是个坏人啊。”说话的人眉眼弯弯,似是愉悦,话语中却含着苦涩。

       “阿瑶……”蓝涣略微皱眉,接而缓缓道:“那都是过去式了,现在的你,不是以前的你,一年多了,你可从没有做过什么坏事,过去的就过去吧。”

       “可是我不记得了,二哥可信?”

       本以为后者应该感到惊讶,可蓝曦臣只是微微地邹了下眉头,而后便舒展开来,道:“难怪我觉得你近日有些奇怪了,即使阿瑶你的演技再好,但有些问题你总会转移话题,果真如此。”

       金光瑶无奈地叹了口气,道:“二哥果然是个心细之人……罢了,二哥我们先进屋聊吧,”金光瑶按摩着后颈道,“我脖子仰得有些许酸了。”

       蓝曦臣似是被逗笑了,轻笑了几声后,连忙答应了。

      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,寂静的客厅里只有二人坐在沙发上的对话声,金光瑶阐述了遍薛洋跟他所说的一切,像是在说着别人的事,语气是平淡的,神色如常。

       蓝曦臣稍稍偏头,底眸认真地看着对方,视线慢慢地转到那张一张一合的唇,微微一怔,赶忙转移视线。

       金光瑶注意到了蓝涣的一系列反应,慌了慌神色,因为他也从薛洋那里听到了一些关于他与二哥之间的事情,感觉关系有些微妙,像是超越了结拜兄弟的关系……

       “没事,我会让你慢慢记起来的,如果不行,你还是你,我们可以重新开始。”蓝涣回以一个让人安心的笑,而后起身背过金光瑶,抿着嘴想走开冷静冷静。

       脚刚刚踏出第一步,右手腕便被紧紧握住,“二哥……”

       “嗯?怎么了?”

       “我们之前什么关系?”

       蓝曦臣这厢才回过身来,低头温柔地看着他所心悸之人,嘴角微微上扬:“恋人已满。”

       “是、是吗?!”二哥和我是这种关系吗?!!金光瑶的耳朵通红,心像是被水滴一滴一滴地轻敲,眼神开始乱瞟,就是不敢看眼前的人。

       而后,蓝曦臣一点点地靠近,金光瑶也随着他靠近的频率,往后挪了挪,待到无法退后的时候,便双手把金光瑶禁锢在沙发上,一手挑起对方的下巴,“阿瑶,现在我该拿你怎么办呢?”

       “二、二哥,蓝曦臣!你这是做什么?!”这句话本应是愠怒,说话的人却甚是慌张,面色潮红,呼吸也略微急促。

       “你说呢?”下一秒,蓝曦臣抓过对方的后脑勺,吻了上去。

       “唔!”

(剩下的自行脑补,哈哈哈哈!(*^ー^))

       

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我要你们甜(•ૢ⚈͒⌄⚈͒•ૢ)(上)

第一次写同人文哈,毕竟常年当个潜水党也不好,喜欢阿瑶已久,想试着写点什么,表达我对阿瑶的爱~纯属个人ooc,(•̀ω•́)✧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当金光瑶再次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,环顾四周,发现都是一堆奇异的东西------方方正正的黑色盒子,透明的窗户,身下的软软的椅子……


         他略微惊讶,再看看自己,竟完好无损,还身着异样的服饰……有种似梦似幻的感觉。


        这是哪里?我还活着?难道这是死后的世界吗?


         脑海里的一堆问题翻涌而出,心情倍感交集,他从未遇到过如此神奇的事情,他能感受到心脏在跳动,能够呼吸,身体还是有温度的……恍若重生了一般。


         “阿瑶,你醒啦。”


         金光瑶闻声望去,脑子轰得一般炸裂,瞳孔微缩,嘴唇发干,脸色渐渐苍白,声音沙哑道:“二、二哥?!”


         见此,蓝曦臣满脸担忧地走上前去,语气温和道:“阿瑶,怎么了?”他走到金光瑶的面前,后者有些警惕地往后挪了挪。


         蓝曦臣略感怪异地皱了皱眉头,而后一把捞过金光瑶,让金光瑶埋在蓝涣的怀里,使得他错不及防,微微一愣,反应过后又急促地想要挣脱。


         “蓝曦臣,你想干嘛?!难不成你还想要杀我?”金光瑶的脸色越来越苍白,纤白的玉手无力的推着,他发现,他越是挣脱,身上的人抱地越紧,眼眶微微湿润红了眼,显然是被气哭了。


         蓝曦臣轻轻拍打着怀中人的背,眼里是藏不住的温柔,“阿瑶乖,没事了,没事了……已经没事了……”


         面对这样的蓝涣,他果然还是没办法。渐渐地,他放弃了挣扎,陷入了许久的沉默,任由蓝涣安抚着。


         “肚子饿不饿?要不要我去做些吃的。”


         “……好的,那有劳二哥了。”


         “二哥?你已经好久不叫我这个了,怎么,想和我玩角色扮演?”


       金光瑶终是抬头静静地打量蓝曦臣,良久,便笑道:“那~二哥可愿陪我玩?”


      “那是自然。”话落,蓝涣发现自己竟也说出这样文绉绉的话,便扶额叹了口气。


       相处了一段时间后,金光瑶也约莫知道了,这里属于另一个世界,而这里也有蓝涣和他,不过这个蓝涣与他所认识的还是有些出入,他会做饭,做家务,和别人打电话的时候,总讲着他听不懂的话。


       而他自己,也就是这个身体里原来的他,则是一个喜欢追剧,喜欢躺沙发上睡觉,还总和薛洋(没错,这个世界也有薛洋)一起开黑的毫无是处的……废人?


       无语片刻,金光瑶只能半倚在沙发上揉着太阳穴。


       这时,一只节骨分明的手抚上他的头,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。


       “阿瑶是遇到烦心事了吗?”


       后者轻笑出声,道:“无碍,只是觉得常待在屋内有些许闷了,想出去走走。”


       “那好,二哥这就去准备,陪你同去。”蓝涣觉得自己真的是陪阿瑶玩上瘾了,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斯文了不少,又轻声叹了口气。


       “不必了二哥,我已经和薛洋约好了,你今天不是有事吗?可不用管我的。”


       “是吗?”这话使他眼神黯淡了一会儿,而后又莞尔一笑,“那阿瑶出门一定要注意安全。”


       “我会的,二哥,大可放心。”


       “嗯,……”


       ----------(我是时间的分割线)---------

       A市的某家咖啡厅内,在靠窗的位置上,坐着两位品貌不凡的男子,惹得周围的人个个侧首观看。


       薛洋一手托腮,一手捏着勺柄,百无聊赖地搅着咖啡里的方糖。


       金光瑶则是微笑地注视着坐在他面前的人,桌上的咖啡和甜点愣是没有动。


       “小矮子,你这么盯着老子干嘛,你笑得真特么渗人你知不知道。”


         “成美~我说想你了你可信。”


         薛洋越听越是起一身鸡皮疙瘩,装作呕吐的样子在他面前干呕了起来,“你别说话了行不行,我就感谢你十八代祖宗。”


         “还有,你不是答应过,不叫那个字了吗,最近总觉得你怪怪的。”


         “哦?那你说,我哪里怪了?”


         “就像是重生穿越之前的你一样,毕竟我们几个都是重生穿越过来的,现在的你,斯文败类,还有这副恶心人的假笑嘴脸,看着就烦。”


         金光瑶怔了怔,他好像有点明白过来了,意思是他一年前就重生穿越过来了,那现在的他,是失忆了?


         “我觉得我可能是失忆了。”


         “喔~失忆了啊,”薛洋拿勺轻敲杯口的边缘,眼里闪过一丝狡黠,“这样的话,那你玩游戏就赢不了我了呀~”


          金光瑶颔首摇了摇头,叹道:“你能不能正经点,我现在失忆了,那我就是丧失了在这里生存的能力,这……”话未说完,便被薛洋打断了。


          “你现在可是被蓝曦臣包养的小白脸,根本不需要有生存能力,还不用上班工作之类的,所以失忆了也没事。”


         金光瑶被说的哑口无言,虽然这段时间他也发现了,自己根本不需要做什么,全程由二哥照顾着,但是他还是有些不能接受,他不懂之前的自己为什么这么安逸地享受二哥带给他的生活,他不希望他给蓝涣带来负担……


         思至,金光瑶对薛洋微微一笑,道:“成美,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可好?”


         “你倒是叫的挺顺口的啊,小矮子。”


         “彼此彼此。”


         二人相视一笑。














整篇文章特别赶,所以少了铺垫的感觉,看起来就很赶,以后再修改吧~然后~我是周更~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吼吼吼